清朝的京郊园林与承德离宫

清朝的京郊园林与承德离宫

2016-11-15 作者: xuzhiping 浏览: 3705 次

摘要: 清代对于京城西郊的园林建设也投入了难以计算的财力与人力。康熙时在明代皇亲李伟的清华园旧址上修建了畅春园,在园的北面又修建了圆明园、长春园、绮春园(后改万春园),又在瓮山(后改万寿山)、玉泉山和香山分别修建了清漪园(今颐和园)、静明园和静宜园。此外还有属于皇亲国...

清代对于京城西郊的园林建设也投入了难以计算的财力与人力。康熙时在明代皇亲李伟的清华园旧址上修建了畅春园,在园的北面又修建了圆明园、长春园、绮春园(后改万春园),又在瓮山(后改万寿山)、玉泉山和香山分别修建了清漪园(今颐和园)、静明园和静宜园。此外还有属于皇亲国戚、王公大臣们所有的一些其他的园林,瓮山泊也扩大成为昆明湖,过去“每至盛夏之月……仕女骈阗,临流泛觞,最为胜处”(袁中道的《西山十记》)的风景区,已成为皇家的禁地。

康熙及雍正年间,在北京内城宣武、阜成、西直、德胜、安定、东直、朝阳、崇文八门外,置有八旗驻防营房,形成了营房地名。在西郊蓝靛厂有火器营;在圆明园周围因驻防八旗,形成了正黄、镶黄、正白、镶白、正红、镶红、正蓝、镶蓝八旗军事聚落,并最终按八旗方位形成了聚落地名。同样,在香山东麓,因有八旗键锐营兵丁及眷属驻扎,由北向南形成了正蓝、镶白、正白、镶黄(北、南、西营)、正黄(南营)、正红、镶红、镶蓝八旗营房聚落,最终按八旗驻军方位形成了聚落地名。在北京西郊这一不甚广阔的地域里,保留了如此有趣的地名群,具有丰富的历史含义。

北京城南的南苑,在清代也有了进一步的发展,增辟苑门,并修建行宫,其中以苑西南隅的团河行宫最为壮丽。清代也把南苑作为操练兵马的场所,在西红门内杀虎台和南红门的晾鹰台建阅兵场地二处,后又在旧宫之北增设神机营,共建营盘数十处。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,南苑也遭受严重破坏。值得一提的,他处早已绝迹而这里尚有残存的一群麋鹿(四不像),也随之消失,直到1985年我国才接受英人所赠20头,几乎全部安置在南苑新设的麋鹿自然保护区。因而大兴县的南海子又出现了麋鹿苑这一地名,并成为我国麋鹿生态研究的基地。

清代初期还在今承德兴建了热河行宫(或称承德离宫),康熙帝给它起了一个雅名,“避暑山庄”。山庄内部的宫殿区位于东南隅,其他皆为苑景区,康熙与乾隆各题为36景,湖水以热河泉为源,西面、北面皆依山为垣,风光漪丽,景色清新。山庄东北两侧,建有八处庙宇,都是仿自边疆与内地各地名刹形式,通称“外八庙”。承德以北的今围场县,过去即是皇家的秋称(打猎)地方,清代康熙、乾隆、嘉庆、道光、咸丰各帝每年大都到山庄避暑,到围场行猎。当然围猎也是练兵习武的一种方式,并且在这里也便于与蒙古上层人物取得联系,共同抵制北方沙俄势力的南侵。

关注公众号
获取免费资源

随机推荐


Copyright © Since 2014. 开源地理空间基金会中文分会 吉ICP备05002032号

Powered by TorCMS

OSGeo 中国中心 邮件列表

问题讨论 : 要订阅或者退订列表,请点击 订阅

发言 : 请写信给: osgeo-china@lists.osgeo.org